欢迎访问中共潮州市纪委网站 手机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

划定“责任田” 统一“度量衡”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18    点击数:973次

划定“责任田” 统一“度量衡”

——黑龙江省委出台《办法》推动“四种形态”落实


2016年12月中旬的黑龙江省大庆市已是冰天雪地,办公室里的董志华却因一份文件感到心头一热。

从同事手中接过省委关于实践“四种形态”办法的征求意见稿,这位经验丰富的市纪委审理室主任很快便从中看出了门道:“一直想有这么个制度,这下好了,心里有底了。”

感到“有底”的不止董志华一人。“操作性、针对性强”“亮点突出”……从征求意见到审议通过,《黑龙江省委关于实践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办法(试行)》得到了当地党员干部的广泛好评。

细化责任分工,夯实主体责任

看着《办法》从草案一步步成为正式的党内法规,参与起草工作的黑龙江省纪委法规室主任解维全颇感欣慰。

“今年(2016年)9月,省委提出以党内法规的形式深化对实践‘四种形态’的认识,明确解决问题的责任、措施和路径。”解维全告诉记者,起草修改《办法》是一个实践成果固化的过程,更是一个落实党中央、中央纪委部署要求的过程,首要目的就是夯实责任,尤其是各级党委的主体责任。

如其所言,《办法》针对实践“四种形态”中容易出现的职责不清、互相推诿等问题,在总则中既明确了党委(党组)的主体责任、党委(党组)书记的第一责任人责任、班子成员的“一岗双责”,也明确了纪检机关的监督责任、党的工作部门的分管责任,以及党的基层组织的教育、管理、监督责任。

“过去对主体责任认识比较模糊,以为干部出了问题都是纪检组的事。现在更加明确了党组要抓什么、怎么抓、抓到什么程度。”黑龙江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张丽娜介绍说,这几天她和纪检组组长正以《办法》为遵循,研究如何就省委巡视组反馈的问题线索进行分工处置。

分工越细,责任越明。具体到第一种形态运用上,《办法》规定,“根据党员隶属关系或者干部管理权限,区别情况作出处理”,细化了各级党组织主要负责人、分管领导以及其他领导干部等责任主体的任务分工。

在大兴安岭地委书记贾玉梅看来,分工的细化让党委书记开展工作更加顺畅:“过去常有人认为谈话是得罪人的事,不愿担责,需要书记‘逼’着去谈。现在省委明确了,这就是你的分内之事。”

除“监督”外,《办法》还对党组织“执纪”作出规定,明确对党员给予轻处分或者组织调整的决定、对党员给予重处分和重大职务调整的决定,均由党组织依照党章和有关规定作出。

“这是对党章这个原教旨的回归。”黑龙江省纪委副书记崔军表示,在一些地方的实践中,凡是纪律处分,无论轻重,基本上都是纪委的事,这与党章规定不符。因此,《办法》明确要求各级党组织善于运用纪律处分手段。

明确适用情形,突出务实管用

崔永洪收到征求意见稿时,已是大庆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而在一个月以前,他还以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的身份参与了《办法》相关问题的研讨。

“我们讨论过很多次,一开始认识也不一致。比如,没有具体问题指向的一般性谈话,能不能放在第一种形态里?放进去会不会泛化?”崔永洪说。

诸如此类的疑虑,在《办法》中均能找到答案。《办法》主体部分坚持问题导向,按不同形态分别列章,重点对适用情形、处理方式和程序作出规定。

以第一种形态为例,《办法》规定,“出现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的”“反映的问题年代久远、难以查证的”“有违纪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极小”“巡视巡察、考核考察反馈问题整改不力的”等9种情形,适用于提醒谈话、约谈函询、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整改等5种处理方式。

“‘9种情形’最解渴。对于基层而言,第一种形态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办法》给了我们标准和尺子,让我们敢操盘、会操盘了。”哈尔滨市道里区委书记王沿民表示。

解维全告诉记者,《办法》要想务实管用,固化和推广实践中的成功经验很重要。如在第一种形态里,强调民主生活会的作用,便是受哈尔滨、大兴安岭等地实践的启发。

大兴安岭地区一名副县级干部因在餐饮场所对服务人员言行不当,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受到地区党委和纪委的“关注”。

“违背公序良俗,造成不良影响,完全可以给他纪律处分。但我们比较来看,觉得通过民主生活会的方式,让他当着班子其他成员的面作检讨,可能效果更好。”大兴安岭地委委员、纪委书记姜宏伟介绍说,在地区纪委的督导下,民主生活会开得很成功,这名干部的内心也很受触动。

规范组织调整,把握宽严相济

作为审理室主任,董志华最感兴趣的是《办法》对职务调整和从轻减轻的规定。在她看来,这些内容很好地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原则。

以“严”为例,《办法》创造性地提出,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应当降低一个以上(含)职务层次;受留党察看处分的,应当降低两个以上(含)职务层次;受开除党籍处分的,应当降低三个以上(含)职务层次。

“实践中,一般参照《关于公务员纪律惩戒有关问题的通知》,按‘降低一个以上(含一个)职务层次’处理,但具体应该降几级没有标准,有的时候职务调整与党纪处分感觉不是很匹配。”董志华说。

在解维全看来,这样的探索,有利于规范“断崖式处理”的运用,提高违纪成本,形成更大震慑。

“严”的同时也有“宽”。《办法》明确,有“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等6种情形之一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

“有了明确的‘宽’‘严’标准和依据,我们今后在执纪审理中,会更加硬气。”董志华说。

出台《办法》的根本目的在于指导实践。在制定过程中,省纪委指定哈尔滨市纪委,选取依兰县委原书记赵长满严重违纪案的涉案干部作为首批“试点”对象,取得良好效果。

“市纪委组建工作组,严格按照规定,结合自身先行先试经验,仅用5天时间便顺利结案。”参与起草工作的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刘兴东介绍说,89名涉案党员干部中,运用第一种形态处理27人,第二种形态处理24人,第三种形态处理15人,第四种形态处理24人,做到了层层设防、宽严相济。

“《办法》是省委着眼于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举措。学习贯彻落实好《办法》,是全省各级党组织、纪检机关和党的工作部门的重要政治任务。”崔军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