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共潮州市纪委网站 手机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

潮二书院 他郡所无

来源:    作者:曾楚楠    发布时间:2016-07-14    点击数:4787次

由潮州知州、福州人郑良臣创建的城南书庄,是潮州最先建立的一所书院。

宋元祐五年(1090)知州王涤把设于金山麓的韩祠徙建于州南七里处。淳熙十六年(1189)知州丁允元在韩山辟建韩祠之后,城南韩庙渐渐冷落。庆元五年(1199)知州沈杞不忍其废,遂建“盍簪亭”于祠前(《易·豫》:“勿疑,朋盍簪。”孔颖达疏:“群朋合聚而疾来也。”后以指士人聚会)。淳祐三年(1243),知州郑良臣对城南韩庙进行全面规划。对此,《永乐大典》卷5434引《三阳志》有颇为生动细致的描述:

淳祐癸卯,郑侯良臣以韩公有造于潮,书院独为阙典,相攸旧地而院之。外敞二门,讲堂中峙,匾曰“城南书庄”。后有堂,匾曰“泰山北斗”,公之祠在焉,旁立天水先生赵德像。翼以两庑,四辟斋庐,曰“由道”、曰“行义”、曰“进学”、曰“勤业”。山长、堂长位于祠堂之左右。仓廪、庖湢、井厕,靡不毕备。复拨置田亩山地为廪士之费,租入附于学库收支,董以佥幕,洞主,郡主为之;山长,郡博士为之。职事则堂长、司计各一员,斋长四员,斋生以二十员为额。春秋二试,则用《四书》讲义,堂计、斋职以分数升黜,一如郡庠规式。春秋二祀,则用次丁,郡率僚属以牲币酒醴献,工歌东坡祀公之诗以侑之。此书院创始之规模也。

这段话有几层意思:一是阐明创建书院的原因。从北宋中后期开始,出现了由私人或官府设立的、供士子读书、讲学的处所,这种名为“书院”的新型教育机构以讲论经籍为主,更注重于培养学术方面的独立见解,故迅速成为以解经训诂为主业的纯官办儒学的补充手段而扩展至各地。知州郑良臣认为韩文公“有造于潮,书院独为阙典”(没有先例可循),因此“相攸旧地而院之(察看、选择韩祠故址而改建成书院)”。二是择要描述书院的格局:外围开二大门,入院庭后,正中设讲堂,挂匾额“城南书庄”,其后又有一堂,匾曰“泰山北斗”,此即韩文公祠,旁立赵德像以陪祀。两堂之间有通廊,分列“由道”、“行义”、“进学”、“勤学”四间斋舍。祠堂之左右,分设山长、堂长室。院内之仓廪(仓库、粮仓)、庖 湢(厨房、浴室)、井厕(水井、厕所),无不齐备。三是书院的管理:由州郡拨置一定的田亩、山地作为固定院产,由州学库收取地租以支付院中各种开销。同时设立佥幕(略同今之监理会),由郡守任“洞主”,郡博士任“山长”(北宋四大书院都设立在远离城市的山林,如岳麓山、白鹿洞等,故后来的书院皆称主管者为“洞主”、“山长”),负责具体管理工作的是“堂长”、“司计”、“斋长”(略近教导主任、财务主任、班主任),每“斋”(班)学生以二十员为额,逢春秋二试,考以《四书》讲义,堂、计、斋职评出分数以决定名次升降,一如郡学规式。春秋二次祭祀,选用天干地支纪月日第二次带有“丁”字的日子,届时郡守率僚属以常规礼品奉献,乐工要歌咏苏东坡《潮州韩文公庙碑》最后一段“公昔骑龙白云乡,手抉云汉分天章……”乐诗以活跃、辅佐气氛。这就是书院创始时之大体规模。

为了办好书院,郑良臣可谓思虑缜密,规划得体,措施得力。它给潮州教育注入了一缕清新的生机,提供了一种富含活力的教育新模式。因此,从它诞生之日起便在潮州立足生根。

淳祐乙巳(1245),理学家陈复斋的嫡嗣陈圭接任潮州州守,又对书院的建设作了充实、补充:一是春秋课试,亲为命题,讲明“四书”及濂洛理学前辈理论,以规范为学之正道;二是捐俸购买朱熹的著作,扩大书庄的文献庋藏,又便于士友之切磋、学习;三是刊写复斋所书《仁说》于壁上,以增广学生之见闻;四是拨钱一千五百贯,增置校产,改善学生待遇。至此,书庄建设日趋完善。

淳祐已酉(1249),内讲兵部(唐宋时专替皇帝起草诏勅的翰林学士,有别于中书省之“中书舍人”,分称“内制”与“外制”,合称“两制”。“内讲兵部”或指专起草有关军事方面诏书的官员)周梅叟来任潮州知州,因其祖周敦颐在北宋时曾任广东漕使,按部巡历至潮州,有《题大颠堂壁》诗,笔迹尚存,故特于太平桥东(今百花台附近)隆文坊边创建“元公书院”,其规模、格局、形式与城南书庄大体相当。这在南宋中后期,可以说是文教领域中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故后来的《三阳志》(即宋、元“潮州志”,因其时潮州辖海阳、潮阳、揭阳三县)以无比自豪的口气宣称:“潮二书院,他郡所无。文风之盛,亦所不及也!”